第七篇 灵的感觉与认识灵(下) | mswe1.org

第七篇 灵的感觉与认识灵(下)


在线答题




生命之灵的律的感觉

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,其中不只有神的生命,并且还有一个律。这个律,就是神的生命之律。每一个生命,都有它的律。我们身体里的生命,在我们的身体里有它的律。凡合乎它性质的,它的律都赞成,都接受;否则,都反对,都拒绝。照样神的生命,在我们的灵里也有它的律。它是属于灵,在于灵的,所以它的性质是完全属灵,绝对属灵的。凡我们所是所作的,若与它属灵的性质相合,它在我们灵里的律就赞成,就接受;否则就反对,就拒绝。凡它所赞成接受的,定规是出于灵的,因为只有出于灵的,才能合乎它属灵的性质。所以我们所是所作,必须是出于灵的,必须是在灵里的,我们灵里的生命之律,才能赞成,才能接受。

我们灵里这个生命之律,是属于感觉而有感觉的。凡它所赞成接受,或反对拒绝的,都是它所感觉的,也都是它要我们感觉的。我们所是所作,若是在灵里的,若是与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性质相合的,它这个律就叫我们觉得它赞成,它接受;否则,就叫我们觉得它反对,它拒绝。所以我们凭着它这个律的感觉,就能知道我们是活在灵里,凭着灵而行,或者不是。它这个律既是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律,就它这个律的感觉,就是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感觉。所以它这个律的感觉,能叫我们认识里面的灵。

律是一个自然的东西。所以生命之律所给我们的感觉,也是自然的。比方,你喝了这杯果子露,你自然觉得是甜的,因为在你的身体里有一个肉身生命之律,自然叫你这样觉得。这东西一碰着你的嘴唇,你马上就觉得甜。这一个自然的感觉,是你身体的一个生命之律。这个律自然叫你觉得这东西的味道。我们灵里的生命之律也是如此。我们作基督徒所是所作,是否在灵里,是否体贴灵,而讨神喜欢,不用别人告诉我们,我们灵里的生命之律自然会叫我们觉得。这生命之律所给我们的自然感觉,乃是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,所发生的一个自然作用,我们借此能很容易的知道自己是否活在灵里。

生命之律所给我们的感觉,不只是自然的,也是叫我们自然的。我们越活在灵里,我们所是所作越合乎我们里面生命之灵的性质,我们灵里的生命之律,就越叫我们觉得自然。我们作基督徒,若作得不自然,就证明我们有问题,不是活在灵里的。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既是一个自然的属灵的律,就我们的生活工作必须合乎它属灵的性质,我们的里面才能自然。我们里面感觉自然,就证明我们是顺着我们灵里的生命之律而活。这生命之律在我们里面所给我们感觉的自然,叫我们知道我们是活在灵里,随从灵而行。所以我们跟随我们灵里的生命之律,或说我们跟随这生命之律所给我们的自然感觉,就是跟随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。简单的说,跟随灵里生命之律的感觉,就是跟随灵。因为灵里生命之律的感觉,就是灵本身的感觉。

平安的感觉

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,不只是神的灵和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所在的地方,也是我们里面的新人所在的地方。并且我们里面的灵-就是得着神的生命调进的灵-也就是我们里面的新人。我们在外面的行事为人,若是体贴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,就是凭着我们里面属灵的新人活着,这样就叫我们里外一致,而感觉自然,感觉平安。这自然,平安的感觉,可以说也就是生命之灵的律的感觉所产生的结果。我们若是体贴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,当然就是顺着我们里面的生命之灵的律而行而活。这就叫我们从里面感觉自然,而有平安的感觉。这平安的感觉,也是与生命的感觉相辅而行的。生命的感觉是新鲜,活泼;平安的感觉是自然,妥贴。生命的感觉是满足,有力;平安的感觉是安息,舒适。我们若是体贴灵,凭着灵而行而活,我们就不只要有生命的感觉,叫我们觉得新鲜,活泼,满足,有力,并且也要有平安的感觉,叫我们觉得自然,妥贴,安息,舒适。这样的感觉也就是灵的感觉。我们有了这样的感觉,就可以知道我们是活在灵里。我们跟随这样的感觉,就是跟随灵的感觉,也就是跟随灵。这样的感觉,是叫我们知道灵,而认识灵的。我们越跟随灵而行,越活在灵里,我们这样的感觉,就越浓厚,越深重。

死的感觉

使徒在第六节所说的话,是对比的。他说,体贴肉体的结果就是死;体贴灵的结果乃是生命平安。这给我们看见,肉体怎样是与灵相对的,体贴肉体的结果-死-也照样是与体贴灵的结果-生命和平安-相对的。所以使徒在这里是告诉我们,死不只是生命的对面,也是平安的对面。因此死的感觉,不只是与生命的感觉相对,也是与平安的感觉相对。生命的感觉叫我们觉得新鲜,活泼,满足,有力;死的感觉就叫我们觉得这些的对面,就是老旧,死沉,虚空,无能。平安的感觉叫我们觉得自然,妥贴,安息,舒适;死的感觉所叫我们觉得的,正好是与这些相反的,就是勉强,不妥,不安,不适。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,只要我们在里面感觉死寂,沉闷,虚空,枯燥,软弱无能,暗淡无光,或是感觉不安,不妥,不适,不合,矛盾,勉强,没有喜乐,没有自由,就该知道,我们不是活在灵里,乃是活在灵的对面,就是肉体里。

使徒在这里所说的肉体,不是光指着我们肉体的情欲说的,像许多人所以为的,乃是指着我们整个的旧人。凡属我们里面的新人的,怎样都是属于灵的,凡属我们外面的旧人的,也照样都是属于肉体的。只要不是出于灵,不是属于灵的,就是出于肉体,属于肉体的。魂虽然与肉体有分别,但是因为魂已经堕落属于肉体了,所以凡是出于魂,属于魂的,也都是出于肉体,属于肉体的。因此我们凭魂活着,也就是凭肉体活着。无论我们体贴肉体,或是体贴魂,都是体贴肉体。我们体贴肉体的结果,就是死。这死的感觉,就叫我们觉得沉闷,虚空,或是叫我们觉得不安,不妥。我们一有了这样的感觉,就该知道,我们是体贴肉体,是活在肉体或魂的里面。这样的感觉,是叫我们知道灵对面的肉体,而认识它,好叫我们借着认识灵的对面,而认识灵的本身。

我们无论作什么,不管我们以为对或是不对,属灵或是不属灵,只要我们里面深处感觉不安,不妥,感觉虚空,苦闷,就是证明我们是凭肉体而行,不是活在灵里。不要说作别的事,作不好的事,就是祷告,讲道,若我们里面感觉虚空,苦闷,而不感觉满足,喜乐,就是证明我们是凭肉体祷告,讲道,而不是在灵里。许多时候,我们凭头脑-也就是凭肉体,因为不是在灵里、像背书一样的祷告,越祷告,就越感觉枯燥,沉闷,没有滋润,喜乐。祷告完了,只感觉虚空,不感觉满足。这样凭头脑的祷告,叫我们里面的灵不能得着生命的供应,只能摸着死的感觉。虽然我们祷告的相当有道理,但不是在灵里的,所以摸不着生命和平安的滋润,喜乐,只感到死的枯燥,沉闷。许多时候,我们讲道也是如此。当我们不随着灵,而凭着头脑讲的时候,我们里面就觉得虚空,枯燥,就是有死的感觉,而没有满足,滋润,就是没有生命的感觉。如果我们是在灵里,凭着灵而讲,我们里面就感到满足,安息,就是感到生命,平安。所以我们凭着这样的感觉,能知道我们所作的,是在肉体里,或是在灵里。这样的感觉,能叫我们认识肉体,并借着认识肉体而认识灵。

死不只会叫我们有这些沉闷,虚空,不安,不乐,等等属死的感觉,也会叫我们失去生命的感觉。这些属死的感觉,对于我们乃是警告,要我们脱离肉体,而活在灵里。如果我们有了这些属死的感觉,而不脱离肉体的生活,仍凭肉体行事为人,长此下去,死就会叫我们里面的灵失去感觉,而变成麻木。如果我们里面的灵是麻木而无感觉的,那必是因为我们长久凭肉体而活,以致我们的灵受了死的侵害。这样,我们就能-也该-知道我们是如何对待我们的灵,是否活在灵里。

凭灵的感觉认识灵

以上所说的这些感觉,都是我们里面生命之灵所叫我们有的,所以可说都是灵的感觉。我们要直接认识灵,就有点难;我们若凭着这些灵的感觉,而认识灵的本身,就比较容易。灵是怎样的一个东西,我们不大容易领会,但凭着灵的感觉,我们就不难认识。我们若紧紧跟随灵的感觉而行而活,我们就是跟随灵,体贴灵。我们若是顺着生命之灵的律的自然,顾到生命和平安的感觉,不忽略死的感觉所给我们的警告,而活在这些里面,我们就是活在灵里。这些是出于灵的,所以能叫我们摸着灵,而借以认识灵。


在线答题